最新时尚信息

张艾嘉致所有女人的一句话:找到属于自己的 20、30、40

时间:2020-07-08  作者:

张艾嘉致所有女人的一句话:找到属于自己的 20、30、40

文│吴思旻 摄影│关立衡

没有影子的人,尝试在全世界寻找自己的影子,他象徵着自己的不完整、缺乏安全感,形容我们的孤独与自卑,他寻寻觅觅的想找回自己的影子,忘记自己的独一无二,迷失在茫茫大海里。

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曾对未来感到徬徨,站在生命的十字路口茫然失措,我们都曾经像没有影子的人,在生活中失了寄託。

最近导演张艾嘉,在电影剧本中创造了这幺一个角色,他穿梭在人群中,静静地从角色身旁走过,冷静地让人忘了呼吸,「哇!为什幺有人没有影子?」

敏锐的灵魂,总是早一步察觉到这个世界的不对劲。张艾嘉看见的是一个诡异的氛围,当一个社会发展到顶点后,什幺是它的下一步? 当人类的速度变得愈来愈快,人心是不是会更残忍的犯错?

一个 28 岁的男孩毒死了他的室友,一个迷失在电玩里格斗的郑捷,为什幺可以用这幺残忍的手段,把游戏搬上真实舞台?是什幺让他们在瞬间丧失心智?

近几年台湾迈入一种众声喧譁的环境里,很精彩却也有些喧嚣;巨大超载的资讯量,快速地推着我们走,来不及消化反而在我们心中留下了更多的空白。

世界太大,转变太快,想要的东西,得来太轻易,现代人在浩大的巨轮里,很少静下心来,尝试把自己心里的洞补起来。

整个社会的信任度降低,人和人之间的关係变得浅薄,一个人说话,另一个人很快便来反驳,「这个社会好像迷失了,下一步该往哪里去?什幺才是最好的?」谈起对台湾社会的担忧,张艾嘉语气中有许多不解和不捨。

像是没有影子的人,我们是不是愈来愈孤独,愈来愈自卑?这样的处境,张艾嘉选择用一种理解的方式融入剧本,企图为那些找不到没有影子的人,找到一种自己的发言权,也找到一种生命的和解。

把心打开 让影子成为守护天使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光,即使载浮载沉。

张艾嘉很喜欢电影《爱慕》(Amour)导演麦可汉内克(Michael Haneke),犀利的看见生命中的无奈和残酷,最终也总是能唤起那些被遗忘的情感。现在的张艾嘉也想用简单却充满力量的故事,在现代人生命迷失方向时,用最直接的爱,带领我们和心里的结和解。

她用电影牵起现代人的情感,在每个人心中重新繫上美好的心心念念。她认为,唯有让每个人静下心来,用温和的方式,听自己心里的声音,悬着的念才能放下。在暴力、遗弃、迷失、愤怒断然的社会情绪中,她选择放下、和解、静谧、新生,一如碧海蓝天式的语言,让所有情绪都在思辨中渐渐得到理解。

张艾嘉果真是张艾嘉,编写过许多剧本的她,当我们还纠结着消失的影子该上哪里找时,她巧妙地做了一个安排,有没有想过,「只要面对光,影子就在背后守护着,」没有影子的人顿时变成了守护天使,那道光,把自己打开,也打开了人生各种可能。

见证过台湾电影的黄金时代,也伴着台湾电影走过谷底,超过 40 年的电影人生,唯一不变的,是她始终追随自己的心,她总是想着要如何在这个有些悲观的社会里,把破了一块的心灵,慢慢修复。

想飞就飞:找到属于自己的 20、30、40

在男人的眼中,张艾嘉是女人中的女人,集结美丽温柔于一身;但在女人的眼中,张艾嘉却是女人中的男人,因为她的智慧超过了柴米油盐的拘束,在电影中透过女性叙事表达的突破,在人生事业、爱情路上跌跌撞撞的闯蕩,都象徵了女性坚强、勇敢、无畏的角色。

若真要说张艾嘉哪个角色影响人最深、演得最好,不是让她夺下第一座金马奖女主角的《我的爷爷》,也不是《最爱》里的白芸,作为张艾嘉,她,就是所有女性心中渴望成为的,那个独立自主的美丽女主角。

无论是 20、30、40,甚或是 50、60,张艾嘉就像是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女性典範:年轻时爱得无畏的她,就像作家莎冈、像莒哈丝,哪怕要燃烧青春,也想抛开世俗蜚语爱得惊心动魄;到了 40 岁,有了孩子的张艾嘉转向内敛,反而更洞察女性在社会中的种种细微心境,建立起如吴尔芙思想中代表女性独立自主的「自己的房间」,在人生上开始更深刻的思考,也才有了《想飞》、《20 30 40》与《念念》。

许多人谈女性,只谈女性的美,谈 20 岁的花样、30 岁的韵味、40 岁的凋零,但对张艾嘉来说,她想谈的是女性的追求,20 岁追梦想、30 岁追稳定爱情、40 岁追求自我 ,她想说,即使「被遗弃的女人」仍有更多美好的追求。

当张艾嘉想飞的时候,是谁也拦不住的。不论是莽撞的苍蝇,还是迷失的鸥鸟,俯冲、低迴,或是来个大翻转,她对想飞的渴望,没有人能阻挡,就是想飞的自我追求,也是她最迷人之处。

电影《20 30 40》里,40 岁的莉莉,对着镜子不断哭着:「我是个被抛弃的女人」,不久后却耸着肩,静静的将一切抛之脑后,中年女性的勇敢,对生命蓦然回首的坦然,在张艾嘉的镜头前,活生生,那幺真实。

真实,是张艾嘉电影里,很重要的元素,就像她的人,她不要假象的安全感,她只想忠于自己。

所以她对自己诚实,也对观众诚实,导一部电影、写一部剧本,就是她和自己对话的过程,每一个细节都是她的抽丝剥茧,她的细腻就在于把人生的阅历翻出来。 小鱼回家了

和自己和解

选择,看似很简单,但对女人而言,选择其实是最难的。

从小父亲过世,成长过程少了父亲阳刚的形象,有些心理学分析会认为,这将成为爱情上永恆的追求,但在张艾嘉身上,她却选择直接让自己蜕变,将男性勇敢模样建立在自己心中。

高中毕业后,便跟母亲说要离家学表演,她曾经也像《念念》海报上那条沉在水中的美人鱼,急于想挣脱大海;但吵吵闹闹的母女之情,在过了那幺久之后,爱却愈来愈浓。

华人世界总是存在巨大的结,是由每个人心中的悬念所纠结而成,想解社会的结,必须先把自己的结解开。而这些结,事实上又来自于,我们对于情感的表达太过隐晦。

敢于追求想要的,张艾嘉总是义无反顾。而今迈入耳顺之年,她坦言,直到成熟一些后,才理解自己做错了什幺,她说:「伤害造成后,是无法弥补的。」

萤光幕前的张艾嘉彷彿无所不能,但她却认为,自己的「选择权」是靠努力而来。「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知道,如果你要选择自己想要的路,就必须要能吃苦耐劳,不能去贪一些很表面的东西。」

所以当大家哀怨电影市场低迷而转拍大众取向的电影时,张艾嘉仍坚持拍自己想要的电影;当大家画出一条爱情的道德界线,张艾嘉只想遵循最真实的自我;当大家急着在纷乱徬徨的世界找影子,张艾嘉却知道,真正的依靠其实是自己,是打开故步自封的心。

电影《念念》片尾不断重複着「小鱼回家了」,彷彿是对生命的困境找到解套,而对于张艾嘉来说,或许拍电影,是她和自己和解的方式。

延伸阅读:

人生不如戏,堺雅人:演员就是骗人的工作啊

太平轮不是浪漫的爱情电影,乱世传奇的惊恐 真实重现

来沖绳的独立书店晃晃,遇见「人生的新契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