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时尚信息

「人该有稜角!别圆滑到自己都认不出来」专访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

时间:2020-06-11  作者:

专访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诗!被封为香港最犀利直白女作家,脚踩高跟鞋踏过中环,点评时事,世故却善良。

2007 那一年,香港信报上出现了「兰开夏道」专栏。28 岁的执业律师王迪诗,脚踏 Jimmy Choo 高跟鞋踩在中环的写字楼里,不忘拿笔写下犀利够「寸」的文字,辛辣又感性,世故而良善,王迪诗几乎是一夕之间,在香港掀起「解码王迪诗」的风暴。

「人该有稜角!别圆滑到自己都认不出来」专访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

在连香港人都自嘲「拜金世故」的时代,王迪诗带领了新形态的双 B(Bourgeois-bohemian)以及「说真话」风气。在光怪陆离的中环,她看尽了爱情与社会的种种不合常理,依然能在这不完美的世界享受生活,学着用幽默去化解哀愁。(推荐阅读:在香港,写下属于我们的倾城之恋)

现实生活中,没人知道她是谁,王迪诗这个名字,是个只有她自己有本事解开的谜团。儘管曾在埋名写作四年后公开露面曝光,甚至举办近距离 Talk Show,港媒和读者对于她的性别、年龄、身世总持有怀疑的眼光,他们不相信世上竟有女人如此了解男人,觉得王迪诗这个名字该是集合名词、共同创作,背后肯定另有玄机。

女人迷特别邀到王迪诗,与她进行了一系列专访。从王迪诗代表的香港时代意义,聊到香港现下怪现象,再聊到拍拖、婚姻,偶尔撞邪的爱情状态。当所有人都企图解构王迪诗,王迪诗说:「有时候,知道不一定要说穿,有才华不一定要显露,买得起不一定要买,吃亏也不一定要追究。留白是一种优雅。工作如是,恋爱如是,待人接物本应如此。」

Q1. 首先,来聊聊兰开夏道这幺专栏吧!当初为什幺想用「兰开夏道」这个名字?

「人该有稜角!别圆滑到自己都认不出来」专访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

Daisy: 兰开夏道是位于香港九龙塘的行道,英文是 Lancashire Road,取名自英国兰开夏郡,我喜欢这富英伦味道的名字,而且这街道两旁种满了树,座落着低密度房子,充满小资情怀,不像香港大部分住宅区高楼大厦密集的情况。

我专栏里的女主角王迪诗就是一个人住在兰开夏道一座三层高的房子,过着 bourgeois-bohemian 的生活。兰开夏道不单只是街道名称,更代表着一种情怀、一种品味,所以我选了它为专栏名字,后来亦成为我其中两本书的名字。

Q2. 兰开夏道专栏一炮而红,你怎幺看大众企图解码「王迪诗」是谁的现象?

我写作的首四年隐姓埋名,没有人见过我,坊间谣传王迪诗其实是男人假扮的,或一群男人集体假扮女人,王迪诗在专栏里是 28 岁的,那时也有许多人谣传王迪诗其实是一个阿伯,或根本不止 28 岁,我想世上有些人喜欢将简单的事複杂化。其实整件事由头到尾都好简单,我不过把我真心相信的东西写出来而已。至于为什幺有人认为王迪诗是男人?大概因为他们不相信世上竟有女人如此了解男人,他们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写出男人心底深处的那些秘密。其实了解男人真那幺困难吗?男人来来去去的特点不碍乎阳具指导脑袋,第二是要威要面子。相比起来,写女人要困难得多,因为女人的心理很複杂。

为什幺有人认为王迪诗不止 28 岁?因为他们不相信 28 岁这幺年轻能够对世情、政治、文化艺术有自己一套的见解,他们以为不是久经历练是写不出来的,所以不可能是28岁。

他们也以为一个人不可能既懂音乐,又懂文学,对社会时事又有自己的看法,所以一定是多于一个人的集体创作。这些对我来说只是常识,毋须大惊小怪。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写的,这种小事何须找人帮忙?一个人的思想跟年龄是没有关係的,四十岁的人可以很幼稚,但有些少年人十几岁已经很懂事。

比如说,我读中学时听 Rachmaninoff 就有曾经沧海的感觉,好像跟 Rachmaninoff 一起经历了他所经历的一切劫难,音符里有人生的百般滋味。他的 Piano Concerto No. 2 是我终此一生最爱的乐曲。文学、艺术可以令人的思想更加广阔、更加成熟。

事实上,我 28 岁开始在《信报》写「兰开夏道」这个专栏,所以王迪诗28岁。我选择让她永远停留在 28 岁,因为王迪诗所代表的是一种青春的精神,一种爱自己、永远充满生命力的精神。(推荐阅读:爱上自己的人生)

Q3. 对于你来说「王迪诗」是谁,你会怎幺形容她?若用三个形容词说王迪诗,你会怎幺说?

「人该有稜角!别圆滑到自己都认不出来」专访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
图片来源:王迪诗 FB 

Daisy: 王迪诗就是我,儘管我的身份证上的名字不是王迪诗,我也不是执业律师,我写作时为了方便,于是把自己所有的性格喜好全部放在王迪诗身上,因为重新为她想一遍性格喜好实在太麻烦了。以性格而言,王迪诗跟我相似度99%。剩下的1%是什幺?

三个形容词吗?我想一个就够了,我在家里有一个绰号叫「颱风小姐」,是姑母给我起的,因为我从小到大行事都像颱风,一旦对什幺感兴趣便会一股劲儿栽进去,家人也认为我经常作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行为,常常为他们带来惊吓,例如我的母亲有天醒来翻开报章,居然看见自己女儿的照片刊在全版报页上,一看,原来自己的女儿就是「寸嘴王迪诗」,几乎把我妈吓死。全职写作前,我做过八份工作,所以家人唤我「颱风小姐」,来无蹤去无影。

Q4. 你认为「王迪诗」的出现,具备什幺样的时代意义?反映了什幺样的香港现象?

Daisy: 这是我不断在文章里提倡这个讯息:我们身处一个多变的时代,一个纷乱的时代,别那幺容易受世界影响。不管世界变成怎样,我也必须保持自己的原则。

香港是一个物质主义的社会,许多香港人为了生活营营役役,有些人为了在职场向上爬会渐渐放鬆原则,变得圆滑,凡事无所谓,但我们绝不能忘记当初的自己。

就算那样可以让我爬得更高、赚更多钱,我宁愿不要。在我的眼中,有棱角的人都有他们的美。就算这样的个性会让人在路途上遭遇更多跌跌碰碰,也总胜过失去自己。我想我的作品之所以能引起一些读者的共鸣,是因为大家心底里其实都有这个想法,都有着自己渴望追逐的梦想,但为了生活、赚钱,不得不放弃一些原则,内心其实是不快乐的,却无奈向现实低头。(同场加映:「妳每一个决定,都是让蝴蝶振动未来」中国趁早网 CEO 王潇专访)

我是个看见棺材也不流眼泪的人,我不会跟现实妥协,坚持以自己的方式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有些读者也许觉得王迪诗道出了他们很想说却不敢、或不知如何说的心底话,所以一直支持王迪诗,跟她共同进退,彷彿是战友,也是朋友,一同在人生路上打拚。

Q5. 到目前为止,你出了许多不同类型的书,写小说之余,有舞台剧及个人 talk show,更在今年出版了讲造型的书『style』,和我们聊聊你的书吧!

Daisy:我是一个很「八卦」的人,对世上所有事物都感到好奇,巴不得把全宇宙的奇闻趣事写个痛快。

过去曾写过旅游散文《一个人私奔》,爱情文集《没有你,不会死!》,职场系列《王迪诗@办公室》(1-3集)。另外,《我是我․王迪诗》(1-5集)谈时事、文化、音乐和生活感受,小说《孔雀男与榴槤女》讽刺知识份子的虚伪,《不是米芝莲》介绍餐厅,最近还开始写鬼故事,而那部关于日本在二战时期侵佔香港的作品亦进行得如火如荼……

「人该有稜角!别圆滑到自己都认不出来」专访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

至今我最喜欢的作品是《一个人私奔》,很多香港读者(尤其大学生)告诉我读过这本书后便停不了,上瘾一样不断追着我的其他书来看,这可说是我所有作品中最受大学生欢迎的书。这本书记述了我到许多国家旅游浪蕩的故事,在旅程中经历或回忆爱情、友情,有着浪漫、青春的情怀。(推荐阅读:敬有点迷惘彷徨的20几岁)

经常有读者问我,Daisy,你写作的题材如此广泛,怎幺却不见你写你的强项?我们等得好心急呀!小妹的强项除了吃,就是扮靓。

这样说来,大家一定马上想到 shopping 吧?Well,购物当然是搜罗漂亮衣服的途径,但有一件事比购物本身重要得多──style。

穿衣应该有自己的风格,而且不止穿衣,就连吃饭、恋爱、工作、交友,都应该有 style。我想既然要写,就写一本既实用又有精神价值的 style book,除了分享买衫化妆等心得,也谈如何建立个人风格,令自己变成一个更有魅力的人。(同场加映:女人不只有一种样子!十个你该追的 Instagram 时尚部落客)

如果你想做一个 fashionable 的人,有钱就可以了。只要买来每季最流行的款式堆上身,大爷你就很时尚了。那即是说一个无脑、无品味、无原则的人,只要有钱,依然可以很fashionable。到底为什幺要穿得像一本 catalogue,上瘾一样紧追潮兴名牌?那是因为缺乏自信,要靠 logo 来肯定自己的价值。Style 却是另一回事。

「人该有稜角!别圆滑到自己都认不出来」专访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

青春,是一种态度,一种信念。名牌可以粉饰一个人的外壳,年轻可以弥补一个人的无知。但你心中的光,名牌燃不着,年龄扑不灭。老了,就不再对生命有所期盼,这是令一个女人变成肥婆奶奶的原因,不要赖煮饭辛苦,不要赖孩子难教,也不要赖老公去嫖。

曾经有记者问我:「Daisy,你觉得港女穿衣的最大问题是什幺?」我说,香港有些女孩衣着打扮很有 style,在街上碰见她们总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呢。但也有些女孩性格模糊,大伙儿穿什幺就跟着穿什幺,或许有点害怕与众不同吧。我想这些女孩的问题是不喜欢自己,或不够喜欢自己。如果你喜欢自己,即使一件平价衣服也可以被你穿出光彩。因为你相信自己有吸引力,衣服只是让你发挥魅力的玩具而已。

有些人照镜,总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大,鼻樑不够高,屁股太大,小腿太粗……数着数着,真觉得自己应该挖个洞钻进去。抱着这种心态,就算穿上十万元一件 Dior 也是暴殄天物。其实重点是人,而不是衫。

想将衣服穿得好看,首先要喜欢自己,那包括自己的缺点。我不完美,so what?因为这些缺憾,我才是今天的我。这些缺憾是我独一无二的标誌,令我在世上无可取替。

社会对衣着打扮有许多标籤定型,化浓妆就是鸡,穿得 punk 就是坏学生,师奶一定是电细圈鬈髮的胖女人……让我分享一下亲身经历。我曾经隐姓埋名写作四年,那时很多人说王迪诗其实是陶杰、倪震或几个男人假扮的,因为我的观点很「男性化」,文章也不像「典型年轻女性」能写出的东西。后来我公开了照片,大家经「目测」后才勉强相信我是女人。

公开露面初期,一份时装杂誌邀我访问,要一张我的照片,我给了一张穿黑色晚装的,肩上一缕雪纺红玫瑰与大裙襬随风飘起。杂誌拒绝使用,理由是「太华丽了,不像一个女作家应有的模样」。

「人该有稜角!别圆滑到自己都认不出来」专访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

我反问:「女作家为何不能穿得华丽?」只要做好写作的本份,我无论穿什幺依然是个称职的作家。我做人的唯一关注是活得爽,我没有义务满足别人的期望。我喜欢什幺,讨厌什幺,不会因为我的职业而改变。假如有天我不再当作家,我也永远是我。

普罗大众时常给某些人定型,最弊的是许多定型都来自电视剧、姨妈姑姐的闲言闲语、有权威而无知识的所谓「opinion leader」,令一些女性失去自信,害怕打扮一旦跟主流的定型不符便会遭到批评。有些女性会因此而战战兢兢地穿上「符合自己身份」的服饰,所以世上才会有距离十呎远已被认出「那个师奶」的妇女。

为什幺家庭主妇一定要穿得像师奶?为什幺主妇不能穿得好看?然而到了最后,我要问的是──为什幺要在乎别人的眼光?(推荐阅读:当欲望师奶带帅哥厨师回家:阴性空间的情慾流动与主妇叛逆)

在我的生活裏,我就是主角。 我从不「穿得像个女作家」。
我的衣着有人欣赏,有人批评。
但我爽,我痛快,关你鬼事?

Q6. 曾听你谈过「作家的责任,是写出真心相信的东西。」你会把作家是为「身份」吗?

Daisy: 写作是为了从垃圾里寻找诗意,让人知道世界纵使千疮百孔,我们仍有微笑的理由。This world is basically a piece of shit, yet we can write poems out of it.

我写的小说反映了人们所面对的生活,但当中所提到的人物、情节,并不是现实里特定对象的形容。「故事」是一个容器,作家用这个容器来盛载他的信念。这个容器和当中的人物、情节是一种创作,但它所盛载的信念不是创作,不是虚幻,而是真真实实,会痛会哭会流血。(推荐阅读:写字让生命更美好的五个关键)

Q7. 你写爱情也同样犀利,你心目中的理想爱情是什幺样子?是否有你喜欢的一句爱情对白?

「人该有稜角!别圆滑到自己都认不出来」专访香港寸嘴女作家王迪
王迪诗,三岁

我说一个笑话,他懂得笑,这就是匹配。

Q8. 女人迷网站的读者同样也见证了台湾社会的种种变动与无常。请迪诗最后也跟我们这群女人们对对话吧!

Daisy:做人的风格就靠两种「气」──骨气和勇气。一个真正有风格的女人,无论任何环境都能抬起头做人。有智慧的女人根本不需要名牌。她们穿什幺,那什幺看来就像名牌。

每个女人都应该拥有一双玻璃鞋。不用天赐,也毋须王子赠送,而是凭自己的本事去赚钱买。(推荐阅读:她们就是名牌!时尚代名词的五个经典女人)

在纷乱的时代,价值散落,从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现在社会教我们学着向钱看齐。但在王迪诗的身上,我们看见了某种不向时代低头的择善固执。想介绍这样的王迪诗给你,学着让自己变得圆滑柔顺的日子里,别忘了自己的稜角,其实是多幺美丽的一件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